寒塘渡鹤

在这庸碌人世,得一人真心相对,何其之难。真心无果,终归不如孑然一身,逍遥自在。

一刷《破云》

我,差点没有被停停拿枪值山牙子那段虐哭

差点以为停停真的是坏人,抱着最后一丝侥幸看下去

天什么美好爱情

于是乎我又忍不住渣字欲望

(我其实还想码字可是我还有作业1551)

破云看到一半,


盲猜红心Q 是个关键人物


黑桃k 是喜欢停停(我也喜欢停停/被拍死)


根据一个时常不准的第六感,


蒙一个红心Q 是不是停停


占tag致歉


谨以此,寄《天涯客》

心中的意境,洒脱

兰草代表子舒,上面的雁是老温,亭子代表摇摇欲坠的江湖(我才不会说我是不小心画歪了)

纯属个人理解

扔了半年捡起来的国画,超级渣的控墨

不才,寒塘渡鹤,绘

特别鸣谢:lof的滤镜

摘纪录:

其实我想你应该是明白的,每一个写手,每一个画手。 他们口中的随便写写随便画画,都是花尽心思的创作。 他们所有拿出台面见人的作品,都是自己觉得最好的作品。 对于这种艺术上的创造者,我们都应该表示尊重,你也可以理解他们口中的随便,只是谦虚罢了。 真正喜欢,有怎么会舍得随意,我们如此深爱着笔下的作品,怎能容忍心爱的故事半点污点半点不好。 我是舍不得的,毕竟我把我的故事当作知己,当作爱人。 骄傲是孤独,沉默却庸俗。


感谢推荐

看完了天涯客,没有忍住渣字欲望

还有老温假哭是认真的吗(我不能说我逆了这话)

随手练字(我终于忍不住把自己写的什么鬼发出来了)

【王喻】生活

刀子注意


含糖其实没有真什么糖味儿

就是含糖而已


狼狼额狗的存稿


热透一次,冷透一次,爱透一次,恨透一次,苦透一次,甜透一次,梦透一次,醒透一次,笑透一次,哭透一次,于是乎,人生也就不那么平庸了。






7月,广州,蓝雨俱乐部

“嘶,文州你们蓝雨空调不行啊,热死个人啊。”

“忍忍吧杰希,修的人一会儿就来了。给你冰激凌,吃吗?”

“出点汗,别总吃冰激凌,对胃不好。”

“就一支,没事的。”

“唉,我不吃,你吃吧。”

“要吃一起吃,来,杰希,啊――”





1月,北京

“呼――好冷啊杰希。”

“都告诉你多穿点,以前冻透了然后生病不舒服的是谁不知道么?”

“好了好了杰希,下一次我就注意了。”

“每次都下一次,你平时玩战术的脑子都去哪了?被黄少天吃了?”

“反正有你嘛。”

“算了,真拿你没办法。喏,穿上。”

“嘻嘻,我就知道杰希最好了。”

“别贫,快穿,感冒了可有你受的。”

“没事的,反正你会一直在我旁边啊。”





“文州,我爱你,直到世界的尽头。”

“我也爱你。依然,始终,永远。”

“我可以亲你吗,我的爱人。”

“当然可以,我亲爱的王先生。”





“文州,文州!喻文州你为什么走!”

……

“不告而别,让我找别人,喻文州,你好样的啊……”

“我恨你,可我也爱你。”

“我会恨你一辈子的,喻文州。你最好记住了,等我找到你……”





“喻文州,喻文州,你要我怎么忘了你啊。”

……

“没有你的日子,连糖都是苦的。”

“我咽不下去。”

“为什么连以前的回忆,都苦的让人想吐呢?”

“明明,当时,是那么甜蜜。”





“杰希尝尝这个,超级甜的。”

“没有啊,不是很,唔!”

“和杰希一起吃就甜了啊。”

“文州你,算了,下次要亲别这么幼稚。”

“那,杰希不高兴吗?”

“我……喻文州小朋友你今年几岁啊?”

“杰希哥哥我三岁!”

“好吧三岁的喻文州小朋友,要杰希哥哥的亲亲吗?”

“嗯嗯。”





“杰希,对不起,我回来了。”

“文州,文州……”

“杰希,你能原谅我的不告而别吗?”

“没事,没关系,回来就好,只要你还爱我就好。”

“就好啊――”





“文州!”

……

“原来只是梦啊,是啊,喻文州走了啊,王杰希喻文州他早就离开了啊,你还在梦些什么啊。”

“可是,我还是更喜欢做梦啊。”





“哈哈杰希你看你抹的像个大眼花猫,哈哈哈哈我要拍下来做屏保!”

“嗯?”

“喂,王杰希你趁人之危。”

“小泥鱼啊,哈哈哈。我也拍一个”

“喂,你也没好到哪去!”

“哎,别弄了,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等我们回去,就再也不分开,好吗。”

“好。”

“我们去旅行,你想去哪里?”

“听你的,杰希。”

“喻文州,联盟里的情侣们都结婚了,差了一份你的份子钱。”

“嗯。”

“下辈子,我还来找你,你别走了好吗?”

“嗯。”

“喻文州,我爱你。”

“嗯。”

“喻文州……”

……

“喻文州?”

……

“文州?”

……

“文州,海边的风吹得我都流泪了,我们回去吧。”

“喻文州,你不是说过,想看我哭吗?”

“现在我哭了,你起来看看啊。”

“喻文州!”







满头花白的王杰希躺在藤椅上,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嘴角挂上了一抹笑。

怀里的猫跳了下去,也没能把他惊醒――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把他惊醒了。

阳光铺满不大的院子,将他的脸照的柔和起来,年轻时俊朗的轮廓依稀可见。

他或许,看到了久别的爱人在向他挥手吧。


不才,寒塘渡鹤


是刀子也看在有糖味儿的份上红心蓝手一下吧







1202孙翔生日快乐



时间线第四赛季(8102)


我还是忍不住对小少年下手了(虽然我差不多大嘻嘻)


说好不码字可我还是真香了


“荣耀?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看着巨大广告牌上不断闪烁的画面,底下的少年喃喃道。


“嘿!翔哥,看啥呢。”旁边的小胖子拍了一下他。


“这个就是现在很火的荣耀啊。”另一边的小瘦子接话道。


“据说很好玩,连全国的比赛都有!”小胖子显然知道的很多。


“斗神,一叶之秋?”少年看着大屏幕上手持一杆战矛的游戏角色。“真酷!”他不由赞叹道。


“对对对,那可是最厉害的呢!他在嘉世战队,拿了三连冠呢!”旁边的小胖子给他科普道。


“胡说!明明拳皇大漠孤烟才是最厉害的!”同样看着大屏幕的小瘦子却不依了。


“喂,斗神赢了拳皇那么多次,当然是斗神厉害!”


“拳皇!”


“就是斗神!”


“明明是拳皇!”


……


“叶秋,一叶之秋,嘉世。”争吵中心的少年却念道。


此时的他,还不会知道,未来的他,会和这支战队这个人发生的事,也不会知道,那张象征着斗神的帐号卡,会成为他的伙伴。


他将会同样被烙上这张帐号卡的印记。


但是他现在,只有14岁,正是无忧无虑朝气蓬勃的年纪。


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现在只是随着自己的心去走,冥冥之中,一切都有它的因果轮回,命运的齿轮总会转向它应该去的地方。


于是他走进了广告牌下的商店,买了一张帐号卡,开始了他荣耀的征途。


此时的他依旧不知道,荣耀这两个字,以后会对他一生的影响。


小胖子和小瘦子依旧在争吵究竟是斗神厉害还是拳皇厉害,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也许未来的孙翔,会想起今日,他最好的生日礼物,就是认识了荣耀。


少年乘风,未来可期!


来自半个小时成果,不要嫌弃。


不才,寒塘渡鹤。


祝我们最好的小王子,18岁生日快。乐\^O^/

五年,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