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塘渡鹤

在这庸碌人世,得一人真心相对,何其之难。真心无果,终归不如孑然一身,逍遥自在。

【王喻】第八秒,我忘了我爱你(6)


回忆向,黄少天视角(不ooc是不可能的系列加一)

第二天王杰希就提着一个绿不拉几的行李箱入住了。

按照他自己的话说是过来照顾文州,其实他就是想多和文州待一会,还有就是又不知道吃多少遍我的飞醋了。

当年文州的不告而别对他的打击可以说是非常大了。小卢说,小别告诉他,王杰希的那个生日,是自己一个人过的,没叫微草和联盟的任何人。

据说第二天他破天荒地没有去微草训练。

好像是第四天,方士谦把他从家里拖出来的时候,他头发很乱,坐在餐桌旁边,面前有一个蛋糕,一口都没动。

后来我也没太清楚,只知道方士谦不知道说了什么,他又恢复正常,只是偶尔会望向某个方向,一言不发。

两个月后,文州该死的记性已经记不住除了王杰希之外的任何一个名字超过一个小时。我也向他们告辞,准备回国了。

我登机那天,王杰希良心发现的推着文州出来送我。

临登机时,我向他们挥手,文州的记忆力记不住我的名字,我听见他问王杰希:“杰希,他是谁,我们为什么要来送他?”

王杰希语气是常见的对文州的温柔,道:“他是我们的朋友,黄少天,现在他要回国了,我们来送送他。”

然后文州点了点头,将手抬起来,认真地说道:“那么少天,再见。”脸上是我熟悉的格式化微笑。

再见,还不知能不能再见了。

我看见他有冲着王杰希一笑,笑容里多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可能,这就是爱情。

是记忆深处最宝贵而不想忘记的东西,是就算什么也不记得也会无条件的相信,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烙印在骨血之中的那一份。

最后的转身,他们还在那里,这大概以后再也不会看见了吧。我的眼睛有些发酸,我努力仰起头,想让里面的东西倒流回去。

飞机离开了挪威,离开了这个我居住了两年的国家。

我没有好好的欣赏这里号称最美的极光与雪景,我只看到那一片窗外的红枫林,而已。

回国,我的生活恢复了正常的轨迹,仿佛两年前那个突如其来的电话从未出现过一般。

这才是我应该过的生活,而不是去照顾喻文州那个见色忘友的家伙,我想。

生活还是那么平静的过了几个月,直到。

那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午后,我正捧着手机追番,突兀的,一条特别分组的微博在手机屏幕上闪出。

我擦了擦手上的零食渣,关了视频,点开那条微博,是王杰希的,他都几年没有发过微博了,我有点诧异。

待到我仔细看去,手中没吃完的零食和手机一同掉落在地上,在静默的房间里发出两道不同的落地声。

地上,碎裂的手机屏幕上,有着几行字和一张图片。

――王杰希V:来生请别再走了,我这辈子找的太辛苦,才刚刚找到你。黄泉路上记得等我。听你的,余生,我会安好。
最后,再说一遍,老套的情话:我爱你。@喻文州V

配图是一个不太清楚的轮廓,依稀可以辨认出是一个人靠在另一个人肩上,手指上戴着一枚亮晶晶的东西,格外显眼。

寻:黄少视角完结了完结了!!!撒花撒花

谢谢大家观看,记得小红心和小蓝手啊。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