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塘渡鹤

在这庸碌人世,得一人真心相对,何其之难。真心无果,终归不如孑然一身,逍遥自在。

来源:

《穿裤子的云》马雅可夫斯基(节选)

你为什么叫我诗人
我不是诗人
我不过是个哭泣的孩子
你看
我只有撒向沉默的眼泪
你为什么叫我诗人
我的忧愁便是众人不幸的忧愁
我曾有过微不足道的欢乐
如此微不足道
如果把它们告诉你
我会羞愧得脸红
今天我想到了死亡
我想去死
只是因为我疲倦了
只是因为大教堂的玻璃窗上
天使们的画像让我出于爱和悲而颤抖
只是因为
而今我温顺得象一面镜子
象一面不幸而忧伤的镜子
你看
我并不是一个诗人
我只是一个想去寻死的忧愁的孩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