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塘渡鹤

在这庸碌人世,得一人真心相对,何其之难。真心无果,终归不如孑然一身,逍遥自在。

独自走过的路,终会化作彩虹

喻文州中心向

荣耀第十六赛季,蓝雨第三任队长喻文州退役,同时宣告着“黄金一代”完全落幕。

回首在联盟里的十二载春秋,他好像变了,也好像从来没变。

可曾有人还记得,他的处子赛季,走的如何艰难,又是如何痛苦,命运叫嚣着让他屈服。可他没有。

他如同凤凰涅槃,在烈火中新生,过程一定很痛,可又有几人知晓,人们所能看到的,只有沐浴在初生阳光下他金灿灿的光环。

“也许今后荣耀历史上,再不会出现下一个喻文州了。”《电竞周刊》的一篇文章这么写道。

对,也不对。

喻文州只有一个,一代凤凰也只有一只,也许会出现类似的人,可只是类似,而不是喻文州。

每一只凤凰的涅槃,都是不同的。

凤凰涅槃,从来没有同伴,所有的痛苦,全都是一人承受。

他孑然一身来到荣耀,又孑然一身离开。

留下的,只有一段无法复刻的,专属于喻文州的历史。

他独自迎着烈火,火焰将他的锋芒掩去,镀上一层玉样的温润。

他用将心中的火焰封存在深海,等待着过往的船只,然后将它们吞没。

高温烧灼出他的遍体鳞伤,却又将伤疤掩去,独留表层的辉煌。

他终将带上荣耀的冠冕,加冕为王。

这一切,只因为他是喻文州,而已。

有人问;“这十二年,你可曾得到过什么,后悔吗?”

他说:“我得到了,我所能得到的,最好的一切,又怎么会后悔。我很荣幸,认识荣耀,认知联盟。”

唇角的笑意,一如十二年前才出道时,面对底下记者的质疑是那般,从容,淡然。仿佛十二年的长路,并未改变什么。

他独自行过这一段长路,路上发生的一切都不能阻挡他的脚步。路很长,也只能一个人走过,所有的一切,都只是路途中过眼的云烟。

路的尽头,是圣洁的光芒,前方,不知道又会是哪个地方。

他踏进那片光芒,一如他踏上这条路时那样坚定。他身后经过的路,化作彩虹,装点他的羽翼,光芒的背后,是一片彩虹。

他的笑意不改,任由七彩的光芒笼罩,独自走过的苦痛与艰难,终会化作彩虹。

荣耀这么多和他一样手速的玩家,可他,只是他。

训练营时期的吊车尾,三败魏琛的云淡风轻,刚出道的种种非议,退役时所有人的不舍;夺冠时的褒扬,失败时的怪责;蓝雨的基石,众人眼里的战术大师……

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因为他是喻文州。

可以说,相同的路,换一个人来走,几乎不可能比他走的更好。

所以,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他用他的努力所化的彩虹,告诉所有人,这条路,他,走对了。

即使不如别人的路,从始至终的辉煌灿烂,即使路的开头没有掌声和鲜花,即使路途开始的时候布满荆棘与利刃,即使那时前方一片黑暗,即使它曾经不被所有人看好。

可那是他的路,而且,它的结果告诉曾经嘲讽过他的选择的人,你们错了,我喻文州选的路终会化作彩虹,绽放不输别人的灿烂。

那份不服输的骄傲,历尽千山归来,荣光加冕,他仍旧没变。

这段路已经是过往,现在他要向着另一条路行进,路上的一切,仍旧是个未知数。

或许在几十年后,曾经这段路会被回忆起。那时,他不知又会走到哪条路上。

在时光疾如飞驰之时,坠落进幽深的山谷,躲藏进静谧的森林,隐没入漆黑的海底,化作一条平凡的路,收敛起它的七彩光芒,化作回忆,深存脑海。

这回忆于他,永远年轻。

他予岁月温柔与坚持,岁月最终回报他绚丽的彩虹。

我们曾经独自走过的路,终会化作彩虹。

哪怕,

哪怕它曾经布满艰难。

感谢阅读,第一次写中心向,文笔渣请别介意。

谢谢。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