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塘渡鹤

在这庸碌人世,得一人真心相对,何其之难。真心无果,终归不如孑然一身,逍遥自在。

1124周泽楷生日快乐

愿逐梦之人都能有所得。

五期友情向

“……所以,祝亲爱的楷皇,17岁生日快乐。”方锐的长篇大论终于结束了,除了李迅那个捧哏,所有人都长长松了一口气。

“嗯,谢谢。”在这个时候,周泽楷依旧保持良好的素养,微笑回道。

“大家都是明年出道的人,17岁了,别那么话废了,多说点话,有个新气象好吗?”对于周泽楷的回答,方锐自是很不满意。

“我没有17。”包厢的另一侧,传来了吴羽策的声音。

“哈哈哈哈不好意思吴女士,忘了忘了这里有16的小孩子。”

“说了多少次不要叫我吴女士!”彼时的吴羽策还没有以后的那么好的忍耐力抑或是习惯了知道纠正不过来。

“哈哈哈哈吴小朋友吴女士,李迅你说呢?”

莫名被cue的李迅看了眼吴羽策吃人的眼神,对比下战斗力以及自己的未来的处境,默默地缩了回去,没有接方锐的话茬。

“方锐你别这么说羽策,我们策爷很man的,一个能打你一双!”

“李迅你就是怂,担心未来处境吧哈哈哈哈。”

“方锐你说什么?”

“你,怂!”

一旁的周泽楷静静地看着迅速闹作一团的迅锐二人,无奈的笑笑。也不知今天到底谁生日。

“喂,你们有考虑人家小周吗?”宋晓在关键时刻及时正楼,挽回了局面。

“啊,对,差点忘了,小白,蛋糕!”

“奥。”白言飞懒懒的从身后拿出一个蛋糕来放到桌上,打开盒子,不算很大的蛋糕被几个大字填满

――周泽楷生日快乐

还是用红色果酱写的,七个有些扭曲的大字。

周泽楷和吴羽策对视一眼,皆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无奈,打开盒子的白言飞和心里有了点底但是还是被震惊的刘皓宋晓也都是一脸嫌弃。

吴羽策开始暗暗担心自己的生日会变成什么样子了。

插好蜡烛,众人催促周泽楷许愿。

他双手合十,闭上眼睛,俊朗的面庞在有些飘忽的烛光下闪烁着异样的光芒,仿佛整个人都被镀上了一层光晕一般。

睁开眼,他的眼中映着烛光和众人的脸,周泽楷扬起一个微笑。

这些人,以后,将会是他荣耀路上最好的朋友,也是对手。

这一刻,周泽楷才有了这种感觉。

明年就出道了!

他的心里竟有些莫名的激动。

“好了,周泽楷你快吹蜡烛啊。”方锐的一声喊打破了这个氛围。

周泽楷被他这一嗓子反倒平复了心情,吹了蜡烛,方锐迫不及待地开始切蛋糕。

“来来来,吃蛋糕。”无视了众人脸色,方锐和李迅开始切蛋糕。

“第一块肯定是小周的。”说着,一块上面完完整整写着“快乐”。

“嗯,祝小周快乐啊。”

方锐快速切完了蛋糕,迅速用手指蘸了一团奶油,抹到了正吃蛋糕的周泽楷脸上。

周泽楷一脸迷茫的抬起头,猝不及防间又被李迅抹了一团,刚好形成对称,俊秀的脸配着奶油和周泽楷式的迷茫显得有些滑稽。

“噗。”这下就连平时不苟言笑的吴羽策都忍不住笑了一声。

这就揭开了今晚奶油大战的序幕。

包厢里充斥着笑声和被抹上奶油的喊声。

少年意气,不过就是这样吧。

到最后,居然是最早被抹上奶油的周泽楷最干净,不出意料的是方锐最多,毕竟众怒可不怎么好受。

闹完了,一群十七八岁的少年草草地拿纸擦了一下,就瘫倒在沙发上,开始闲聊起来。

“你说我们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方锐难得正经了一回。

“不知道。”接话的依然是李迅。

“看不出来你还挺迷茫。”吴羽策适时补上一句嘲讽。

“喂,别说我,你呢,鬼剑士,难不成你打算坐冷板凳到退役?李队肯定不能走啊。”

“再说,走一步看一步吧,小周呢?”

“我……做好自己。”

“是啊,做好自己。”白言飞重复了一遍,如有所语。

“嗯,是啊。”宋晓和刘皓叶感慨起来。

“管他呢,荣耀的路还长着呢!”方锐一屁股送沙发上跳起来。“我们才17岁,怕什么!天地大着呢,等着我们去闯!是吧小周!你今天生日,更应该振奋!”

“说的好!”李迅照例接一句。

是啊,荣耀的路,还长着呢,以后的天地,将会是我们的!在场所有人不禁如此想到。

“来!”方锐伸出一只手,手背朝上。

“好!”随后,一只只手搭了上去,李迅的,吴羽策的,宋晓的,刘皓的,白言飞的。

最后,是周泽楷的。

方锐大喊一声:“荣耀,我们五期,来了!”

灯光下,每个人的身上都好像被镀了一层光,亮的耀眼。

周泽楷的愿望,没有和任何人说,但大家都明白。

希望荣耀和所有人,都会更好。

谨以此文,祝枪王大大生日快乐。

不才,寒塘渡鹤。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