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塘渡鹤

在这庸碌人世,得一人真心相对,何其之难。真心无果,终归不如孑然一身,逍遥自在。

何处锋光少年时

1222吴羽策生日快乐

主皮生贺隆重一点

x市

冬至的风有些吹的人发抖,街上寥寥几个人也是匆匆忙忙回家的模样,不知家中是否有人等着归人,一起吃一碗热腾腾的饺子。

虚空俱乐部

少年额前的碎发有些长,虽然身量不短,坐在宽大的训练椅上还是显得有些单薄。

偌大的训练营因为冬至也只有家远的几个回不去的,少年的身影被电脑的光照的更显寥寞。

“策爷,吃饭去吗?食堂也煮了饺子。”这是李迅的声音,整个训练营会叫他策爷的也只有这一个人。

“嗯。”应了一声,把帐号卡抽出来,关上电脑,顺手捞起椅背上的衣服,“走吧。”

路上遇到同在训练营的人,那人下意识想和李迅打招呼,看到旁边吴羽策却又缩了回去,从两人身边走过。

“那人……唉,策爷啊。”李迅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但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吴羽策显然习惯了,脸上表情没有一点变化。

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有多微妙。

一方面,下一赛季他和李迅就要出道了,能出道的自然实力也是训练营里一等一的好。

另一方面,他的职业――鬼剑士。现在虚空的队长,第四赛季刚出道的李轩,同样也3是一名鬼剑士选手,正值当打之年,不可能退役,也不需要一名只小一岁的接班人。

所以俱乐部给他的是个女号,为的什么他自然清楚。

可他也有他的骄傲,他不认为需要改变,就算坐冷板凳,那又怎样。

反正他给众人的印象不就是脾气不好还倔的要死。

午餐的饺子很快就吃完了,吴羽策重新投入到训练之中。

下午4点,机场

“喂,李迅,瞒好了对吧。”戴着黑口罩给墨镜的少年说道。这个自然是方锐。

“瞒?你觉得我们策爷可能关心这种事吗?”

“那就好啊,我们最小的策策终于过生日了。你们这里真冷啊。”说话的是宋晓。

“晓啊,你不是sa啊,你以为我们这里像你们g市一样一直不入冬啊。”

“喂,说谁傻!”

“方锐!”

“我又怎么了?!”

“不不不,是白言飞。”

“我?”

“白告!”

“你说啥?”

“周泽楷!”

“嗯。”

李迅把所有人都叫了一遍,听见周泽楷的应答有些无奈,敢情未来这枪王压根没注意这边啊。

李迅从周泽楷那里讨了个没趣,又和其他几人玩了起来,没有注意到周泽楷拿着手机干了什么。

【与“wyc”的聊天

zzk:嗯,到了

wyc:不错,挺快啊他们准备了什么惊喜啊?

zzk:不知

wyc:行吧行吧,反正问你也等于白问

wyc:不过李迅这个吃里扒外的,等着我明天jjc整他吧

zzk:下了

zzk:一会见】

退出企鹅界面,周泽楷提前在心里给李迅上了根香,默哀了一会儿。

不一会儿到了李迅定的地方,几个人下了车,李迅掏出手机,给吴羽策打了个电话:

【“策爷,晚上有空吗?出来一下。”

“干什么,你又整什么新花样?”

“没有,策爷你就放心出来,没事儿。”

“行,坐标你给我发一下。”

“好嘞策爷。”】

挂掉电话,李迅比了个OK,没看到游离在大部队之外的周泽楷暗自笑了笑。

李迅早就定了包间,连东西都准备好了,即使有所准备也着实令众人大吃一惊。

吴羽策不久就来了,看着偌大屋子里只有李迅一个人,有些好笑的问道:“他们呢?”

李迅被他一问脑子有些短路,支支吾吾道:“策,策爷,哪有什么人啊。”

“行吧,来都来了躲啥啊。”后半句显然是说给“他们”听的。

他话音落地,几个人才慢吞吞地,从桌底和门外走来。

“策爷,你怎么知道的啊。”说话的是没什么心眼儿的白言飞。

方锐眼珠子一转,他是何等聪明的人,一眼便看出周泽楷的不对:“喂,小周,这你不讲义气了啊,怎么能把惊喜早早告诉吴女士啊。”

周泽楷依旧只是腼腆地笑,一脸纯良。

“说了多少次不要叫我吴女士。”

“好了行吧,没有惊喜也要过生日啊。”方锐说着,从桌子下拿出蛋糕。

他也实在拿周泽楷没办法,任谁看着一张帅脸冲你无辜的笑也生不起气来啊。

“行吧行吧。”李迅也无奈道。

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打开蛋糕,插上蜡烛关了灯,催促着吴羽策许愿。

清瘦的少年闭上眼睛,蜡烛昏暗的灯光把他眉眼间青涩的凌厉柔化了。

也不知他许了什么冗长的愿望,好半天,等到众人都有些心急的时候,他才睁开眼。

橘黄的火苗映在他的眼底,少年的眼底仿佛燃起了火焰,炽热而张扬,含着一股不服输的劲。

他吹灭蜡烛,好像吹走以前所有的不快与阴霾,再打开灯时,就是少年的意气风发。

拔了蜡烛,乱七八糟地切了蛋糕,这次倒没有闹,但有方锐和李迅的饭局可能安静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待少年们吃完饭,早已是夜半时分,天空飘起了小雪,在灯光的照射下格外的温柔。

众人这个点也不能再飞回去了,索性就在这里定了几个房间,凑合过一晚。

吴羽策和李迅是要回俱乐部的,几人把他们送到街上,路灯拉长了少年们的影子。

“吴女士,这回咱们五期,可就正式预备了啊。”

“能别叫我吴女士好吗?”

“好的吴女士。”

“……”

“压力大吗?”吴羽策冷不丁地问了这么一句。

搞得众人有些懵。

“我是说,四期那么多优秀的天才,我们五期,可不能比他们差多少啊。”他这话带着那么一股子不服输的意味。

“那当然,不看看我们是谁啊。”这是大言不惭的方锐。

“策爷,一起加油啊。”这个没头没尾的是李迅。

“晓哥是那种会被吓到的人吗。”这个是未来的“关键先生”。

“我们不是被吓大的。”这是自信的白言飞。

“我们的天地还很大!”这是刘皓。

“嗯,会努力。”这是延续话少的周泽楷。

吴羽策看着面前这个未来的对手或队友,在这个一年中黑夜最漫长的日子,他们年少的样子。

或许以后就在不会有这种时候了吧。他想。

可是现在是现在,想什么以后。

在这个下着小雪的日子,他们意气风发的样子。

他想,这个或许就是最好的生日礼物吧。

下面是致辞

就算是阻挠和冷遇,也从未浇灭你的坚持与热爱,都说冬至出生的人薄情,可你对荣耀的热爱不输任何人。

就算不知前路何方也要闯出来的不服输才成就了虚空双鬼。

阿策,战场上的鬼刻,刀锋背后是你的凌厉与一往无前。

阿策,你出生在一年中夜最长的一天,是不是也意味着,你将会破开黑暗与迷惘,迎接即将到来的白昼。

我的阿策,感谢全职让我遇到你。

吴羽策,生日快乐,

愿你一直都是少年模样。

愿你安好,

我的荣耀属于你。

今天因为有事晚了,码的不好见谅

不才,寒塘渡鹤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