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塘渡鹤

在这庸碌人世,得一人真心相对,何其之难。真心无果,终归不如孑然一身,逍遥自在。

第八秒,我忘了我爱你(3)

回忆向
〔黄少天视角〕(ooc设定前文有)

挪威,挪威。这地名竟该死的熟悉,好像,什么时候听那人说过一样,对了,是说过的。

『忆』

好像是第八赛季夏休期,蓝雨没有拿到冠军,所以我们也就没有那么多事要做。彼时他和隔壁的老王已经在一起两年了,两个人在一起时的恋爱酸臭气息几乎要把我淹没。

队长,你知道你这样会失去你的剑圣大大的吗?

一次我和队长单独出去吃饭的时候,隔壁桌问的问题吸引了我“如果可以出国,你最想去哪个国家?”我也这么问他,他略微思考,便给出了答案:“如果真的可以的话,我想去挪威,不是旅行,是定居。”

挪威?我打开手机搜索,一边说道:“最美的峡湾和极光,还有大海,森林。自然条件优越,自2001年起连续六年被联合国评为最适宜居住的国家,不得不说,队长你还是颇有眼光的。但是是除了喜欢王大眼这件事以外。

然后,还有,在2009年成为世界上第六个通过同性婚姻法的国家!呵,队长果你然还是,算了我不说了。队长你就是欺负我单身。”

记得他那时罕见地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不是心脏的让我不寒而栗的笑,是一种我当时不知道,看不出来的,后来世邀赛是看到他对王杰希那个大小眼的笑。温柔,充满爱意,又有些直到今天我也没能读明白的一些东西。

“那时,一切都还好。所有人,所有事,都还好。”我小声咕哝。

“黄少天先生,到了。”Susan把我领到一扇挂着一个绿色木牌的门前,木牌上画着一条鱼,像我以前看过的,队长卧室门上的,一模一样。

我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推开门,可门里的人显然比我更快了一步。

“院长,今天不是说要带人来看我么?怎么……对不起,我刚才没看见你。”门口的身影是那么熟悉,语气也还是温润的,是嘴角的弧度也是以前的样子。

只是,只是,一切都不是以前的样子了。

“我叫黄少天,你好,今后我就是照顾你的人了。”我勉强保持着笑意,对他说道。

“哦,你好,我叫……我”

“你叫喻文州,院长和我说过了。”我抢过他的话。我记得院长说过他虽然忘了所有的人和事,但是一直不愿相信,相信自己忘了的事实。

“重新介绍一下,我是黄少天,之后,就多多指教了。”

“嗯,蓝雨,喻文州。”他回道。

蓝雨!我不知道我当时到底表情是什么样子的,只记得耳边传来了熟悉的音色:“少天,你怎么哭了?”

温润如玉,带着南方的口音,一如往常他在队里,说话时的样子。

他递来纸巾,说道:“少天,别哭了,这么大人了。”像第六赛季,蓝雨夺冠时的那样。

好像回到了以前,一切都还没变。

可是齿轮的卡顿,已经悄悄为这一切埋下了伏笔。

只是,只是一切都显得正常,没有人愿意去想。

求小红心小蓝手,小可爱们如果有错欢迎捉虫。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