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塘渡鹤

在这庸碌人世,得一人真心相对,何其之难。真心无果,终归不如孑然一身,逍遥自在。

第八秒,我忘了我爱你(4)


回忆向
〔黄少天视角〕(ooc怪我)

“你好,我是黄少天,是来照顾你的。”

别误会,这不是我们第一次认识,也不是故事的开始,事实上,这已经是我不知第多少次和他这样打招呼了。

一开始他还能记住我几天,后来他的记忆力开始飞速的下降,只是几个月,他开始记不住昨天发生过的事,认识的人。

唯独,还保留着喜欢绿色,猫,还有他一直画的,那个尖尖帽子的大小眼巫师。

“文州,该吃药了。”我例行端来他每天要吃的药和水,今天盘子里原本绿色糖衣的药片因为他病情的进一步恶化换成了白色的大剂量。我轻轻叹了口气。

他顺从的接过水杯,准备吃药,可是就在他的目光看到盘子里白色的药片,突然吧水杯塞回到我的手上。

“怎么,文州。”我尽量轻声地问他。

“这个不是我的药,我的药是绿色的。我不吃这个!”他一脸正经地说。话中带着一些我从未听过的稚气。

“那,你等等,我去找啊。”我用一种商量的语气对他说。

“多久。”他又问道。

“嗯。100秒吧。”我想了想,回答道。

“不要,太久了。”他不依。

“那,20秒?”我又问道。

“不好,还是太久,7秒!”

七秒?这是人的速度么?我想。但还是答应下来,心里却想着怎么哄他吃完这些白色药片。

“我走了,你数着啊。”我对他说。

“好。”他应道。

“王。”他缓缓地说出一个字,我一愣,就听他继续说道:“杰。”在我几乎要呐喊出来时,他又说道:“希。”

他停顿一下,继续缓缓地说道:“我。”我觉得脸上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流下来一样。

“喜。”我仰着头,努力不让眼睛里的东西流下来。

他还在说,“欢。”我蹲下身去。

他缓缓地落下最后一个字音“你。”我终于无法抑制的哭了出来,盘子落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我清楚的记得,世邀赛结束后,庆功宴上,大家一起读秒。别人都是什么5秒10秒,偏偏他选了个奇怪的7秒。

当时,他也是这样,缓缓的说着。一直到最后,所有人都安静了。

我还记得他们俩那时的对视,恋爱的光芒闪瞎了我们一众并不是单身人士的眼睛。

读完秒,他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他回头,笑容依旧“少天,你在哪里干什么?”

窗外,红枫林遮住了一些阳光,斑驳的落在他脸上,有些恍惚的感觉。

小寻儿:我要这个幼稚的鱼鱼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