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塘渡鹤

在这庸碌人世,得一人真心相对,何其之难。真心无果,终归不如孑然一身,逍遥自在。

第八秒,我忘了我爱你(5)


回忆向,黄少天视角(每次ooc习惯就好)

不觉来了已经两年整了。

我看着窗外的红枫,不由感慨道。

我没想到他会来这里,正如我没想到我会在这里待这么长的时间。

那天,我照例推着他向着院子里的红枫林走去,他现在已经几乎不能走路了,还喜欢到处转转,无奈只能我推着了。

秋日的阳光透过红枫叶落石头路上,轮椅走过,它又洒在喻文州的身上,他轻轻抬头,闭上眼睛。

阳光下他苍白的皮肤和瘦削的脸庞有些透明,唇角勾起的弧度也被阳光柔化了,显得格外神圣美好。

回过头,我看到不远的长椅上坐着一个人,墨绿的外套,米黄色宽条纹的围巾(具体参照动漫里的围巾),坐姿和身影有些熟悉。

好像,好像是,是……是!

脑中的思考刚刚结束,男人就已经走到了我面前,他的声音有些颤抖,有些压抑不住的怒气,担心,还有,还有爱意,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

他刻意压低了声音,因为病情,喻文州并没有听见,他轻轻的把头转向我,说道:“少天,水。”

我连忙把杯子递过去,他抿了一口,放下水杯。一束刺眼的阳光照到他的眼睛里,他低下头,视线正好与男人相撞。

因为病的原因,他的视力也不好,却总是不肯戴疗养院给他配的专用眼镜。

“你的绿外套,真好看。”突然的,他说道。

男人微微一愣,声线颤抖:“喜欢吗?那我把它送给你。”说着脱下外套,把它向轮椅上的人的身上盖去。

听见这话,喻文州嘴角上扬,笑道:“你人真好。自我介绍一下,你好,蓝雨,喻文州。”

男人手一顿,复又平静下来,他回道:“你好,微草,王杰希。”

“杰希。”喻文州轻声念着。“很高兴认识你,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吧。”

一直等到文州说他想一个人呆着的时候,王杰希才抓着我的手,几乎是低吼出来:“黄少天,这他妈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文州他,他怎么了!”

一定是阳光有些刺眼,不然我怎么会看到他的眼睛里好像有水光呢?

那边,文州哼着南方的小调,他早已忘了歌词,只是哼着一个调子。

秋天的阳光,果然还是太刺眼了,不然我的眼睛怎么会也有些湿呢?

小寻儿:终于见面了,不过还是不会有糖,嘻嘻*^_^*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