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塘渡鹤

在这庸碌人世,得一人真心相对,何其之难。真心无果,终归不如孑然一身,逍遥自在。

【王喻】生活

刀子注意


含糖其实没有真什么糖味儿

就是含糖而已


狼狼额狗的存稿


热透一次,冷透一次,爱透一次,恨透一次,苦透一次,甜透一次,梦透一次,醒透一次,笑透一次,哭透一次,于是乎,人生也就不那么平庸了。






7月,广州,蓝雨俱乐部

“嘶,文州你们蓝雨空调不行啊,热死个人啊。”

“忍忍吧杰希,修的人一会儿就来了。给你冰激凌,吃吗?”

“出点汗,别总吃冰激凌,对胃不好。”

“就一支,没事的。”

“唉,我不吃,你吃吧。”

“要吃一起吃,来,杰希,啊――”





1月,北京

“呼――好冷啊杰希。”

“都告诉你多穿点,以前冻透了然后生病不舒服的是谁不知道么?”

“好了好了杰希,下一次我就注意了。”

“每次都下一次,你平时玩战术的脑子都去哪了?被黄少天吃了?”

“反正有你嘛。”

“算了,真拿你没办法。喏,穿上。”

“嘻嘻,我就知道杰希最好了。”

“别贫,快穿,感冒了可有你受的。”

“没事的,反正你会一直在我旁边啊。”





“文州,我爱你,直到世界的尽头。”

“我也爱你。依然,始终,永远。”

“我可以亲你吗,我的爱人。”

“当然可以,我亲爱的王先生。”





“文州,文州!喻文州你为什么走!”

……

“不告而别,让我找别人,喻文州,你好样的啊……”

“我恨你,可我也爱你。”

“我会恨你一辈子的,喻文州。你最好记住了,等我找到你……”





“喻文州,喻文州,你要我怎么忘了你啊。”

……

“没有你的日子,连糖都是苦的。”

“我咽不下去。”

“为什么连以前的回忆,都苦的让人想吐呢?”

“明明,当时,是那么甜蜜。”





“杰希尝尝这个,超级甜的。”

“没有啊,不是很,唔!”

“和杰希一起吃就甜了啊。”

“文州你,算了,下次要亲别这么幼稚。”

“那,杰希不高兴吗?”

“我……喻文州小朋友你今年几岁啊?”

“杰希哥哥我三岁!”

“好吧三岁的喻文州小朋友,要杰希哥哥的亲亲吗?”

“嗯嗯。”





“杰希,对不起,我回来了。”

“文州,文州……”

“杰希,你能原谅我的不告而别吗?”

“没事,没关系,回来就好,只要你还爱我就好。”

“就好啊――”





“文州!”

……

“原来只是梦啊,是啊,喻文州走了啊,王杰希喻文州他早就离开了啊,你还在梦些什么啊。”

“可是,我还是更喜欢做梦啊。”





“哈哈杰希你看你抹的像个大眼花猫,哈哈哈哈我要拍下来做屏保!”

“嗯?”

“喂,王杰希你趁人之危。”

“小泥鱼啊,哈哈哈。我也拍一个”

“喂,你也没好到哪去!”

“哎,别弄了,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等我们回去,就再也不分开,好吗。”

“好。”

“我们去旅行,你想去哪里?”

“听你的,杰希。”

“喻文州,联盟里的情侣们都结婚了,差了一份你的份子钱。”

“嗯。”

“下辈子,我还来找你,你别走了好吗?”

“嗯。”

“喻文州,我爱你。”

“嗯。”

“喻文州……”

……

“喻文州?”

……

“文州?”

……

“文州,海边的风吹得我都流泪了,我们回去吧。”

“喻文州,你不是说过,想看我哭吗?”

“现在我哭了,你起来看看啊。”

“喻文州!”







满头花白的王杰希躺在藤椅上,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嘴角挂上了一抹笑。

怀里的猫跳了下去,也没能把他惊醒――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把他惊醒了。

阳光铺满不大的院子,将他的脸照的柔和起来,年轻时俊朗的轮廓依稀可见。

他或许,看到了久别的爱人在向他挥手吧。


不才,寒塘渡鹤


是刀子也看在有糖味儿的份上红心蓝手一下吧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