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塘渡鹤

在这庸碌人世,得一人真心相对,何其之难。真心无果,终归不如孑然一身,逍遥自在。

【王喻】如果你愿意


10fo的点文,谢谢小可爱 @夕寂

童话向(第一次写童话向,不好请多多包涵)大王小喻,年龄差5岁

私设众多,注意避雷

“愿主予你们安康。”教堂里牧师的祝福依然还在,可接受祝福的人,却已不再。

“今年,是第六年,你还是没有回来。”蓝雨城,深蓝色眼眸的青年坐在窗前,写道。

他像六年来一直做的那样,吃完早餐,向着城中的教堂走去。

思绪回到了六年前,深蓝眼眸的少年被墨绿色眼眸的青年抱住,“等我,我一定会回来的,文州。”

青年是个优秀的猎手,来自遥远的微草城,他七年前来到了这座城市,来到了喻文州身边。

“喻医生,早啊,又去教堂?”过路的青年女子热情的向他打着招呼,他也只是淡淡的应了句是,脸上的微笑对谁都一直都是一样的,没什么变化。

“喻医生这么好的人,为什么总是孤身一人呢?除了黄先生,没见过有谁与他太亲近的。”女子是新来城市的,他对人不太亲近也是正常。

那边的教堂,修女道:“喻医生,早,主教还在老地方。”喻文州也是淡淡笑着应声好,修女是六年前就来的,喻文州对她,也是一直那样,不太亲近。

城里的人提到喻医生,没有人不说一声好。这喻医生人是好,就是对所有人都是一种淡淡的疏离感,让人提不起勇气去过于亲近。

他来蓝雨城也有八年了,城里的老人说,他只与两个人亲近过,一个是大家都知道城里最优秀的猎手――黄少天。

另一个几乎没有人认识,老人们也只知道有这么个人,听说也是非常优秀的猎手,和黄少天差不多的那种。

“主教,早。”喻文州推开门,道。

“来了啊。”主教语气稀松平常,这六年间这句话,早已不知说了多少遍。

“还是老样子啊。”主教叹息道。

“我来是祈愿,并不是为了别的什么,他说如果我愿意,就在这等他。我相信他,我也愿意等。”喻文州的语气依旧那么平淡,没有丝毫波动。

“好吧,愿主予你平安顺遂。”主教轻轻地叹了口气,道。

七年了,从一开始的惊讶,变成了现在的平淡,时间,真的会改变许多吧。

可不变的依旧还是那个样子,一如他们初来时少年身上平淡安然的气质,还有,不变的爱情。

城内依旧平静,时间,依旧过的飞快。

第八年,这是等他的第八年。喻文州还是在那个本子上写道。

这天,城里据说来了一位大人物,好像是个将军,身姿英挺,相貌堂堂,引得路边的少女的一阵花痴。

坐在医馆自己的房间里,看着外面的喧嚣,喻文州的内心不由升起一阵波澜,好像,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一样。

他还是向着教堂走去,一路上听着少女们的窃窃私语,不禁加快脚步,好像,教堂里有他一直等待的什么人,一个,很重要的人。

推开教堂厚重的大门,耳边还是修女日常的问候,他匆匆打了个招呼,向着主教的房间跑去。

这是八年来他第一次这么心急,失了风度,好像在寻找什么。

到了那扇熟悉的门前,他的心反倒平静了。轻轻地推开门,门内除了主教,还坐着一个男子,男子背对着门,看不见脸,可喻文州有一种直觉,这就是他等了八年的心上人。

“文州。”那人说道。声音如同八年前那样,喻文州鼻子有些发酸。

“嗯。”他仰起头,不让泪水流下。只看到男人转过身来,熟悉的眉眼,只是多了几分凌厉与刚毅。

他将喻文州拥进怀里,轻声道:“文州,我回来了。”

喻文州有些哽咽,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什么,只能把头埋进那人温暖的怀里,贪婪地吸取这他身上的味道。

那人把他轻轻抱住,离开了主教的房间,耳边传来了主教的声音:“愿主予你们一世安康。”

出了教堂大门,喻文州才轻声唤道:“杰希,你真的回来了。”语气依旧带着哭腔,但是温柔的还是像以前那样。

“嗯,是我,我回来了,就是晚了,让你担心了。”

蓝雨城的夜晚清凉安宁,在小城居民几乎都入睡的时间,蓝雨城的海边,身形略微瘦削的男子依偎在身旁的男子身上。

如果靠近,就能听见两人的谈话:

“文州,这么多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我明白你会来,所以我等。我不介意等你,只要最后等到的,是你,就好。”
“那么,我的文州,如果你愿意,请答应我一件事。”

喻文州歪头,看着王杰希郑重的神色,离开他的身体,坐直身子,看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枚戒指。

他改换姿势,单膝跪地,说道:“文州,嫁给我吧。”

没有别的话,只是这一句,就让喻文州的眼圈有些发红,不过在夜色的掩盖下,两人都没有发现。

“我愿意。”他的回答像以前那样。就像他说,如果你愿意,就在这等我,我一定会回来的。一样,一样。

夜空下,两人拥吻的身影显得格外静谧美好。

如果你愿意。

我愿意。

好啦其实这不算是童话吧,感觉自己写的不太好,请大家多多指教啊。

评论(2)

热度(19)